李保国:美丽家乡不应是最穷最苦地方

发布时间: 2016-08-24 15:09:48  |  来源: 新华社  |  作者: 廖翊 王洪峰 王昆  |  责任编辑: 石璐
关键词: 李保国,赶路,太行山上,石质山地,生命足迹

(原题:“赶路”在太行山上——追寻新时期共产党人的楷模李保国的生命足迹)

新华社北京8月23日电(记者廖翊、王洪峰、王昆) 在路上,是他的生命状态。

整整35年,他的行走足迹始终印在太行山、绕着太行山、贴着太行山。匆匆赶路的身影,定格于莽莽太行、留在了太行百姓心中。

他叫李保国,共产党员,河北农业大学林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1981年3月,23岁的李保国刚刚大学毕业留校,就随河北农业大学课题攻关组来到邢台太行山区,再也没有离开。

35年间,在“愚公移山”寓言传说地,李保国始终做着两件事:整地、种树。靠着科学和实干,让荒山石地变成良田,让太行果木成林、四季苍翠,让世代贫困的山区人民走向富裕。

太行山,是李保国行走的出发地和终点。这是他的自觉——

从他来到太行的那天起,就为自己画好了人生的行走线路;在长期与太行百姓的甘苦与共中,坚定了自己的生命轨迹。

深刻的缘分起于心、成于爱——他始终铭记,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



  带“初心”上路:哪里最穷最苦,哪里是家

八百里太行,巍峨神圣。

邢台县浆水镇前南峪村,是李保国在太行山区的第一个家。抗战进入最艰苦的相持阶段,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敌后总部曾驻此两年零两个月,这里的每一户百姓家几乎都住过抗大学员。为粉碎日寇残酷的“拉网大扫荡”,当地百姓与抗大学员一起,写下了同仇敌忾、可歌可泣的悲壮故事。

然而,由于自然条件恶劣,几十年过去,太行山区人民依然贫困。河北农业大学课题组来到前南峪,就是为了考察建立产学研基地,以研究解决那里土壤瘠薄、干旱缺水、“十年九旱不保收”“年年造林不见林”的重大难题。

“我是农民的儿子,看不得农民受苦。……太行人民为中国革命作出了巨大贡献,作为一名党员,有责任、有义务为太行人民脱贫致富做实事。”

在太行这片贫穷而光荣的土地上,李保国立下“初心”,开始奋斗。

后来,李保国妻子郭素萍作为课题组成员带着两岁的儿子也来到前南峪,岳母跟着进山照看孩子。一家4口挤在山上一间低矮阴暗的平板石头房里,一住多年,直到孩子上学。

多年艰苦的观测、爆破、实验,李保国主持的太行山石质山地爆破整地造林技术、“太行山高效益绿化配套技术研究”相继获得成功,核桃、苹果、板栗等经济林成活率从10%提高到90%以上,前南峪成为“太行山最绿的地方”,百姓开始过上了好日子。

“我得去别的地方,别的山里了。你知道我的脾气,我是哪儿穷往哪儿钻,哪儿穷往哪儿跑。”李保国这样对前南峪村党支部书记郭成志说。

像当年抗大学员告别乡亲奔向新战场一样,他挥别了奋战十多年的前南峪,赶往下一站。

1996年8月,一场特大暴雨把邢台市内丘县岗底村冲了个精光,他把家搬到了岗底。后来,把将要高考的儿子转到内丘县中学就读。在岗底,他培育出了被评为“中华名果”、北京“奥运专供果品”的富岗苹果。而今,岗底村年人均收入3.1万元,成为太行山区闻名的“首富村”“小康村”,彻底摘掉了贫困帽子。李保国成了岗底村民心中的“科技财神”“荣誉村民”。

20年后,岗底人还记得,这位大教授当年几经转车、自带被窝卷来到了村里,住的是山上的石板房。特困户杨群小更不会忘记,李保国对他说:“你以后的幸福我包了!”

在太行山区,李保国不像个教授,更像个流动工,在前南峪、岗底等地做“长工”,又在各地打“短工”;哪里需要,就去哪里,住在哪里。常常是带瓶水、揣几个馒头就上山、进园了。年均200多天在外、4万公里的行车里程,记录了他无以为家、旅途为家、大山为家的生活轨迹。他的微信名,就叫“老山人”。

今年春节前,“老山人”回到了“第二故乡”岗底村,村民们很是开心,在村里的联欢会上,非得让他唱首歌。从来不会唱歌的李保国无法推脱,为乡亲们学唱了一首《流浪歌》:“流浪的人在外想念你,亲爱的妈妈。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没有一个家……”

唱歌前,李保国说了几句话,好些乡亲听后掉泪:

“这么多年,我觉得自己一直在‘流浪’,在太行山上‘流浪’,我‘流浪’是为了更多的人不流浪。我希望大家学到技术后,开发好家乡,不要再去外面流浪……”

让梦想“落地”:把最美论文写在太行山上

山区从事农业科研极为艰辛。

在前南峪研究爆破整地方法聚土截流,李保国冒着生命危险亲手制作土炸药,一次次亲自点炮、炸石;

在临城凤凰岭,为掌握核桃开花授粉的第一手资料,他在核桃林里从早到晚盯上一个月;

……

“老百姓脱贫需要什么就研究什么。”李保国的科研攻关目标始终明确。“山山岭岭都绿起来,父老乡亲都富起来,我的事业才算成功!”带着这个最大梦想和自我期许,李保国执着于脚下这片土地,志在“把最美的论文写在太行山上”。

30多年来,李保国先后完成山区开发研究成果28项,示范推广了36项标准化实用技术,示范推广面积1080万亩,应用面积1826万亩,增加农业产值35.3亿元,纯增收28.5亿元,10万山区人民脱贫致富……

近年,他又根据太行山气候特征,把苹果树形由纺锤形改成垂帘形,更加通风透光,果形更正、着色均匀;针对青壮年进城打工、年老体弱者留村耕种的现状,又推出了一次性整地、架黑光灯诱杀害虫等新技术,省工又省力……他用不断的创新,把最好、最实用的新技术带给老百姓。

在太行山,李保国不仅是学者,更是创业者。谁能为老百姓做事他就为谁打工,谁能带动一方百姓他就跟谁合作。

他在前南峪搞完爆破整地又搞经济林,一干多年,就冲着村党支部书记郭成志是全国劳模、为民办事的实干家。岗底村党总支书记杨双牛上世纪80年代就率领村民引种红富士苹果,有远见,有魄力,李保国二话不说把家搬到了岗底。临城“绿岭”集团开发薄皮核桃产业,可催生大批农民专业合作社,直接带动数万户农民受益,他带着团队开进了荒滩共同创业;红树莓对李保国来说十分陌生,但它当年可挂果,两三年就可丰产,每亩产值可达万元,可让太行人民快速脱贫,李保国开始了新的攻关……多年来,他先后完成了几十家山区开发样板。

推动农民向知识型、技术型、职业化转变,以“扶智”提升山区“造血”功能、彻底拔去“穷根”,是李保国坚持了几十年的课题。

这位穿得比农民还农民、脸膛比农民还黑的教授一次次爬上树梢,向果农演示剪枝疏果、枝接芽接……晚上也不闲着,经常在村委会、在村小学教室,用最通俗易懂的语言给果农作技术培训。每次讲课,他首先在黑板上写上自己的手机号码。

“就怕你们不找我呢,我24小时开机,我不烦。”他的手机里,存着四五百个农民的电话号码。30多年,他举办培训班800余次,培训果农、技术人员9万多人次。

2006年下半年,李保国去位于长野的日本信州大学作访问学者,那里是富士苹果发源地,拥有一流的果树管理技术,他赶紧让人给岗底村技术员杨双奎办理签证到日本学习,所有费用他给掏。

2010年,岗底191名村民通过考试获得果树工证书,成为全国第一个“持证下田”的村庄。这些村民开始走出太行山,当起了老师,在省内外传授果树栽培经验……

“把自己变农民,把农民变自己”——这是李保国感到自己做得最满意的一篇“论文”。

“我们村民和李保国一家什么关系?比家里人还亲!我从不叫他李教授,都叫保国,这样才亲切。”前南峪老支书郭成志是太行山区与李保国结缘时间最长的人,谈及李保国,发出感慨。

1   2   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