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要闻 图片 发展观察 新闻跟踪 经济发展 减贫救灾 社会发展 全球招标投标 商务资讯 观察思考 发展报告 数字报告 白皮书 中国之窗 世行在中国
专家专栏 政策解读 宏观经济 区域发展
行业动向
行业规划 金融证券
金融法规
贸易发展 工程项目/ 数据库/周刊 企业发展
国情公报 经济数据 经济名词 采购商
发展要闻  -上海将征房产税 任志强:"假打折"推高房价 三亚海口零成交 -卡梅伦就任英国新首相 简介 布朗宣布辞职 称为大选失败负责 -劳动报酬占GDP比例连降22年 水电气等价格改革提速 或接连上涨 -外交部回应中方军队"入侵"印度报道 就金正日访华等答问/实录 -江苏未来10年或发生6级以上地震 汶川灾区望提前实现重建目标 -中国农民工群体成世界最大的"钟摆式移民" -中国海洋发展报告:对日越争议采取反制措施 海洋安全相对和平 -4月经济数据:CPI涨2.8% 70大中城市房价涨12.8% 触发加息周期 -我国拟规定非现场购物30天内可退货 将普查福彩公益金资助项目 -房贷压力测试结果出炉 一线城市房价明显回落 偷漏税造就暴利
首页>>人物与创新
副市长发帖炮轰高房价被调离:官是发帖发出来的
中国发展门户网 www.chinagate.cn  2010 年 05 月 12 日 
关键词: 姜宗福 房价 发帖 印象 张艺谋 家庭 天极 天籁 知音 潇湘晨报
字号:    打印本文章 写信给编辑

“你要是拿着这个东西去我们宣传部,很有可能就见不到我了。”5月7日晚,从长沙赶回临湘的姜宗福拿着记者递过去的采访介绍信说。

5月6日,时任湖南省临湘市副市长的姜宗福正在参加全国抗旱防汛电视电话会议,突然接到了岳阳市委组织部打来的电话,说让他去开个会。会上得知,经岳阳市委研究决定,他被调任到湖南民族职业学院担任院长助理。

这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职务调动。据了解,姜宗福是挂职临湘市副市长,至今期限已满。但这次调动因姜宗福不久前曾在网上实名发帖接连炮轰张艺谋、高房价,并发帖认为官员财产公示要慎行而引起舆论聚焦。次日,报道此事的一则简短的新闻被各大网站放到了非常重要的位置,而且网友跟帖众多,数家网站的跟帖评论超过了1万条。

“吓了我一跳,而且舆论都是一边倒地同情我,以为我因为发帖而被贬了。我有什么需要同情的啊!其实很多人并不了解我。”姜宗福说。

“市委常委会上领导对我的评价还是很高的,而且我觉得我在临湘的这五年也问心无愧,虽然也有遗憾。”3个小时、9支烟,被很多网友称为“炮轰市长”的姜宗福打开话匣向中国青年报记者讲述了自己的心路历程。

“我这个官是发帖发出来的”

5月7日晚8时,姜宗福如约和记者见面。刚刚坐定,姜宗福的两个手机就响个不停。姜的朋友和同事大多在电话中对姜被调任表示不解,而在互联网上,超过万条的网友跟帖都认为,“姜是因为乱说话而被贬”。

“我不认为自己是被贬了,领导对我的评价还是很高的,而且到高校做研究也是我的意愿所在。”姜宗福否认自己在官场失败,也否认这一切与在网上发言有关。

“败”于网络——网上舆论大多这样认为。但很少有人知道他成为官员其实也是源于网络。

虽然学的是酒店管理专业,但在交谈中姜宗福一直强调自己是个文学青年。“读书时疯狂地爱上了文学,痴迷到高考的时候还在写自己的长篇小说,当时把作家看得特别神圣,最大的理想就是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姜宗福说。

大学毕业后,热衷文学的姜被分配到洞庭湖一个岛上的酒店做经理助理,每日的工作内容就是捕鱼杀鸡。几个月以后,姜认为自己一辈子待在岛上没前途,决定到外面闯一闯。

由于文笔不错,经历一番挫折后,姜宗福在现已停刊的《岳阳法制报》当上了记者,专门做批评报道。

“我当记者时打了不少官司,最厉害的一次有150多个下岗职工在过春节的时候把我堵在家里,就因为我做了一个国有企业生产冒牌茶叶的报道。”

“当时我们那儿发生了一起警察开枪打死人的事件,我胆子很大,就在报纸上写了一篇名为《向公安局长讨说法》的报道。后来那个局长动用黑社会到处打听我。我也不害怕,我说除非你把我搞死,不然我就看着你死。”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姜宗福失业了。一个阴差阳错的机会,他作为临时工到岳阳市园林局办公室从事文字工作。2002年,姜宗福在当时的建设部城建司风景名胜处挂职,次年回湖南后被调任岳阳市旅游局质量监督所所长。

受三峡工程截流的影响,2005年岳阳的旅游业十分低迷。这时姜宗福发现新上任的岳阳市委书记易炼红原是博士生导师,“我想机会来了,他肯定和一般的领导不一样,应该听得进建议”。姜准备给易写信,提出发展旅游的建议。

“我去邮局寄了一封特快专递,怕信被秘书压掉,我又寄给了《岳阳晚报》和《洞庭之声报》。但起初也没有回音,后来干脆将《易书记,和您说几句心里话》贴到了岳阳当地的一个网上。”

几经周折,易炼红看到了姜宗福的文章,并将此文供领导参阅。随后,姜宗福发现他在文中提出的几条建议全部被采纳。此后,姜宗福又给易炼红写了一篇建议文章,内容是“怎样为岳阳楼景区建设筹措资金”。

姜宗福称,随后他与易炼红见过两次面,都是在公众场合,一次是易炼红到旅游局视察工作,突然问旅游局领导:“那个姜宗福是哪一位?”并对正在拿着照相机负责拍照的姜说:“你写给我的东西,我都看了,非常不错,很有思想。”还有一次是在市委机关篮球赛上,“易书记从我面前走过去3米远后突然回头,又过来跟我握手。”

2005年年底,姜突然接到岳阳市委组织部的电话,他从旅游局一个二级机构所长的位置直接被安排到临湘市挂职市长助理。

姜宗福称:“我在临湘挂职,易书记连续批示了三次,但我从来没有私下和易书记见过面,至今也没有他的手机号,我们不是亲戚关系,也没有人为我打招呼,他发现我有思想就重用我。我觉得他很开明,自己也很幸运。”

“别人都说官是跑出来的,但我这个官是发帖发出来的,没有花一分钱跑官。很多人建议我多去找易书记汇报工作,但我从未去过。”姜宗福说。

发帖是因为缺乏表达的渠道

姜宗福首次进入网友和媒体的视野,缘于他于今年4月实名发帖质疑张艺谋“印象”系列的帖子。姜宗福在发表此帖时,将“临湘市副市长”的职务标在了姓名前。

“我用副市长的身份发帖就是为了引起大家的重视,能形成舆论压力,使张艺谋不要再花钱乱搞‘印象’系列。”姜宗福说。他总结了这个帖子之所以能形成较大影响的三个要件:副市长、炮轰、张艺谋。

但姜对舆论热烈关注的心理是矛盾的。“发帖后的第二天清早,我起床一看,吓了我一大跳,没想到影响那么大,铺天盖地的。当时很害怕,害怕别人指责我炒作,当时最大的想法就是这个事情能尽快冷下去。”

其实在此之前,姜宗福也经常在网络上实名发帖,只是没有标明自己的职务,“但效果一直都不是很好”。

姜宗福称,标明自己的职务并实名发帖是因为他去深圳华侨城看了《天极》、《天禅》、《天籁》三台超豪华、超规模的“印象”后,感觉非常失望。“花这么多的钱做这个东西,虽然是开发商的钱,但是也是钱啊,何况这里面有些还是政府拿的钱。我觉得这个东西必须要制止。”姜宗福说。

他告诉记者:“既然发帖子,就是想让别人去看,想让它起到实实在在的作用。不然的话,你发了帖子,张艺谋还照样搞‘印象’,这不等于没发吗?包括攻击房价的问题,我也就是想通过发这个帖子,上升到国家层面,实实在在地让房地产价格步入良性的轨道。而不是说今天房价热一下,我就打一下,没过两天又浮上来了再打一下。我考虑过,如果我以一个普通网民的身份去炮轰张艺谋,可能没有人关注。因为老百姓的声音太微弱了,所以我就套上了官服。”

虽然也有不少人质疑姜宗福发帖阐述的想法,但姜并不觉得自己外行。“我每发一个帖子都是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并做了很多思考和研究的。我的帖子之所以能引起这么大的反响,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没有说外行话,得到老百姓认可了。”

姜宗福以《房地产商“绑架”政府,当心经济“撕票”》这篇帖子为例,说了自己为什么“说话不外行”。

前段时间,主管旅游的姜曾想引进一个财团开发当地一个名为“江南大漠”的景区。有个开发商曾对他说,我不缺钱,投100个亿都没有问题,但同时提了两个条件。第一个是沙漠上面的小山和水库要白送,并且出售周围的600亩地用来做房地产赚钱;第二个是把城市公交的经营权让给开发商。

“这不是‘绑架’是什么,开发商欺负政府没钱,他知道你无能为力去开发这个景区,我就要价。600亩地到国土资源部办手续,我们每亩就得贴9万块钱,这不等于是白送钱吗?”

而姜宗福关注的事情还不止他亲身经历的部分,很多都是宏观层面的。有朋友嘲笑他,“你操那么多心干什么啊,大的事情有党中央国务院呢。”

“你没发现我的帖子中有很深的忧虑情绪吗?我是一个很有忧虑感的人,当看到有弊端的政策出台的时候我就很难受。我觉得不应该出现这样的情况,上面有那么多高参,那么多专家,怎么会出现一些糊涂政策呢?那我就要去说。”

“那你为什么要选择发帖的形式发表你的看法呢?”记者问。

“如果我给上面的领导写信,他能收到吗?”姜宗福反问道。

姜宗福称,之所以发帖表达自己的想法,是因为缺乏表达的渠道。写信、写材料很可能就石沉大海,“除了网络,其他的渠道都不好走,现在网络的作用其实很大,比如一个老百姓受了冤屈,信访举报的话,效果可能很不好;但往网络发的话,事情就可能会得到解决。”

“官场的东西其实我都懂”

以官员的身份实名发帖,姜宗福接二连三的举措让很多网友质疑他在利用媒体进行炒作。

但姜宗福称,他没有炒作的必要,发帖只是想讲一下自己的真实看法。“如果真存在炒作的话,那也是一些媒体在炒作我,一会儿我炮轰张艺谋,一会儿又炮轰房价,后来又炮轰官员财产公示,给读者的印象是我的观点一个接一个的。我都快成网络语言机器了,一开口就是一个观点。”

也有不少人怀疑他是想通过炒作升官。

“从来没有一个炒作的官员得到提拔的,相反,如果炒作的话,还会给自己的仕途带来很大影响。官场的东西可能别人不太懂,但我对官场的文化和传统还是非常了解的。其实如果说我真的像他们说的,想升官,想炒作,其实我只要换个思维,利用规则去做,我就能做得很好。我是懂规则的,但我不愿意那么做。”姜宗福说。

姜宗福承认自己在官场中确实显得很另类,“知道很多东西做了对自己有利,但就是不去做。我脸皮厚一点,再把自尊放低一点,谁骂我两句我不当回事儿,我不就能做到了嘛,包括我这次职务调整,如果我事先去找领导汇报汇报工作,提出点自己的想法,可能会被安排到一个更好的地方,以后发展的空间也更大些,但是我就是不愿意去做。”

为官数年,姜宗福称他最大的感受是,“讲真话难,当一个官员讲真话更难”。

同时,他也感觉到现在干群之间的信任度很低,有的群众对官员很不信任。2005年姜宗福刚到临湘时,正好碰到捐款。当时他曾跟临湘市委书记开玩笑说,你的捐款是不是可以报销?这位书记的回答是:连你都这么看,难怪老百姓不理解。如果我捐多了,老百姓会说这个贪官出手好大方;如果我捐少了,老百姓又会说这个贪官贪了那么多钱才捐那么点,太抠门了。

“其实很多当官的也有酸甜苦辣,钱也不够花。我每月工资加津贴扣除税和保险后只有2600元,我每月要拿这些钱还900多块钱的房贷,我女儿现在成绩不好要上补习班,一个月也要花1000块钱,而且现在我老婆也下岗了。”

“我压力很大,连月光族都不是,都快成月负族了。过去我可以给《家庭》、《知音》等杂志写稿赚点稿费,从政后就不能写了,因为那都是风花雪月的故事,我还得要注意保持官员形象。我又不能够去贪污去腐败,那不是我的性格。”

姜宗福称自己性格直率,而且在工作中跟比他大的官公开顶撞过,“我当媒体记者的时候,有一次我们报社的副总发我的稿子,而这个稿子被改动后与我的风格完全不符合,我说坚决不能发。结果我们副总直接问我,你是副总编还是我是副总编?我说你的官比我大,但是这个稿子跟我的风格差距太大,所以不能发。”

姜宗福称,虽然后来他到了官场,但只是身份变了,性格没有变。有朋友对他的评价是“能力很强,个性更强”。

“很多朋友都劝我要改性格,说官场有它的潜规则,你要低调,不然的话枪打出头鸟,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些我都知道,但就是改不了。”姜宗福说。

调令下来后,不少同僚要设宴送别姜宗福,但姜称,“我不喜欢应酬,一是我不喝酒也不会劝酒;二是在宾馆吃饭可能吃到最后一粒米都没沾,回去后肚子还得挨饿。”

临湘五年,姜宗福给自己的评价是“一个问心无愧的官”。他告诉记者,刚到临湘时,第一次开碰头会,他在会上大谈发展临湘旅游产业的计划和好处,但很多人不说话只是捂着嘴笑,“我明白那是什么意思。但我这几年的实际作为没有为我丢脸,我称不上是一个好官,因为‘好官’的标准不好确定。仅仅廉政但不做事的官不是好官,做事不廉政的官也不是好官。”

评价同僚,姜认为,现在素质高的官员越来越多了,但不是所有的官员素质都高。一些官员不懂经济不懂常识,就着自己的癖好、经验突发奇想地去办事。另外,“作为一个现代官员,如果不会上网,不会用网络的话,我觉得他不合格。”

令他没想到的是,在炮轰张艺谋“印象”系列的帖中,他曾举例称“张家界的《天门狐仙》耗资巨大、经营却很惨淡”,后来,他因此而遭受到了省里某部门的压力。

“我很狂的。我给我的目标立得特别远大:死后要留点东西传承下来。但在这样的目标下我发现做官员很无力,我自己感觉这几年将临湘的旅游产业发展得不错,但如果市长不支持我的话,我能做什么呢?”姜宗福说。

“以后我还会继续发帖”

5月7日这一天,姜宗福接到了100多个关于他工作调动的电话。

“其实没什么,人生就是这样,净空一片嘛。去湖南民族职业学院也好,可以做学问,以后还有寒暑假的假期。”姜宗福在电话中对友人这样说道。

这句话更像是说给他自己听的。在今年4月接受媒体采访时,姜宗福曾预测自己挂职期满后将继续回到旅游局工作。这次调任,也在他意料之外。

“意外还是有点意外的。其实我也很矛盾,一方面我很热爱旅游这个行业,干了这么多年,到旅游局工作更能发挥我的优势特长。但从事教育研究工作我也乐意,虽然到了高校以后从政的机会很少了,但这不存在被贬一说。”姜宗福说。

姜宗福认为,做官能实现一些想法,但可能会浪费了很多宝贵的东西。比如自从从政后就没有精力搞研究了,而他认为,自己以后能做研究、著书立说的话,可以教化一大批人。“对我来说,文化的魅力大于官场的魅力。”

其实在临湘从政期间,他已经找到了以后做研究的对象,“我在研究怎样让世界更了解中国的汉字。许慎的《说文解字》我看了,觉得写得很枯燥,解释很晦涩,而且还有很多错误。我的想法是写一本《现代汉语随笔词典》,针对一个汉字写一篇散文,这篇散文包括这个汉字的来历、词条,读了这篇散文后就不需要查字典了。”

目前,姜宗福的“汉字散文”已经在媒体上连载。

“没有了官员的身份,我感觉更轻松了,敏感的场合少了,雷区也少了,以后我还会继续发帖发表我的看法。脱了官服,我就是一位铁杆网民,这是我的性格决定的。”姜宗福说。 (《潇湘晨报》记者薛小林对本文亦有贡献)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图片新闻:
汶川地震两周年:灾后重建的中国式路径 北川老县城适度开放
二氧化碳排放税或2012年开征 中央地方七三开(图)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