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经济全球化新挑战新动力 求解“中等收入群体焦虑”
2016年以来,经济全球化“黑天鹅”事件频发,全球化逆潮涌动,世界经济不确定性加大。在这个大背景下,为研讨经济全球化与中等收入群体,专家、学者齐聚第九届中挪社会政策论坛暨第82次中国改革国际论坛,探讨如何解决“中等收入群体焦虑”。

中等收入群体在哪里?

王小鲁:如何界定中等收入群体
对于如何界定中等收入群体,王小鲁表示,首先要找到中位线收入,界定中位线收入的70%是中等收入群体的下限,用中位线收入的200%作为中等收入群体的上限。
迟福林:中等收入者超8成来自城镇 应落实农民土地财产权
从现实情况看,中等收入者80%以上来自城镇,未来农民与农民工将成为中等收入群体的重要来源。随着越来越多的农业转移人口进入城镇,其就业形态将日趋多元化,收入来源日趋多元化,收入水平不断提高。

全文>>>

李实:2020年中国中等收入群体比重可达43%
假定收入分布是不变的,在未来几年中,居民的收入增长是在6.5%的水平上,也就是说按现有的经济增长水平能够持续下去。到2020年,我们的中等收入群体比重可以达到43%,到2025年可以超过50%。实现中等收入群体规模过半的目标,可能需要大概10年的时间。

全文>>>

如何扩大中等收入群体

伊萨克森:扩大中等收入群体依赖于教育的发展
伊萨克森教授指出,扩大中等收入群体依赖于教育的发展。中国正在形成一个巨大的中等收入群体阶层,2020年将有更多人要进入中等收入群体,2030年有进一步的提升。
刘世锦:促进人才纵向流动 扶贫应强调能力建设
到2020年全面脱贫对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比重,特别是减少低收入阶层的比重是一个底线。在扶贫的过程中,应该强调能力建设,使人们依靠自己的能力摆脱贫困,持续的走上提高收入的道路。

全文>>>

邵秉仁:抑制房地产泡沫 扩大中等收入群体
邵秉仁会长表示,扩大中等收入群体,一定要抑制当前的房地产泡沫。当前房地产的泡沫产生的原因主要是两个基本的矛盾没有处理好。一是加速发展的城镇化与现行土地制度之间的矛盾没有处理好;二是政府主导的资源分配体制与地区均衡发展和民众的诉求关系没有处理好。

全文>>>

财税制改革如何发力

倪红日:持久战——中国税制的结构性调整
我国税制结构的调整——降低间接税比重和提高直接税比重,已经到了一个重要的窗口期。
倪红日:缩小居民可支配收入差距 所得税如何强化力度
倪红日提出,税在缩小居民收入差距的作用,主要包括完善个人所得税税制和强化征收管理两个方面。这两个方面的关系是两者互为另一方面的前提

全文>>>

贾康:提低扩中限高首要注意社会保障体系建设
在财税制度改革中应构建“提低、扩中、限高”的基础性制度的长效调节机制。财税改革是为国家治理现代化夯实基础、形成支柱的配套改革,其三大方面(预算、税制和中央地方体制)具有有机联系,需整体把握。

全文>>>

城乡改革如何深化?

迟福林:以结构性改革破解中等收入群体难题
扩大农村中等收入群体,当务之急是在严格农村土地用途管制和规划限制的前提下,尽快赋予农民土地承包权、宅基地使用权的物权性质。
郑新立:中国将进入第四次结构大转换
现在即将进入到第四次结构大转换,这次结构大转换就是以农村的发展如何接近与赶上城市的发展,农民的收入水平如何接近城市的水平为核心任务。

全文>>>

田雪原:深化改革 推进中等收入主流群体形成
推进中等收入主流群体形成的关键在深化改革,尤其是两项改革,一是经济基础,深化转方式调结构改革;二是城乡结构,深化人口城市化改革。

全文>>>

结束语

中国实现中等收入群体倍增将是一场深刻的经济社会变革,其拥有着很强的现实意义。它对推进以经济转型为目标的结构性改革,对破解世界性的“中等收入群体焦虑”,对推进、引领经济全球化都有着多方面的重大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