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冠聪之流乱港之心不死,香港青年应以此为戒

发布时间:2020-07-28 11:28:37  |  来源:中国网  |  作者:田飞龙  |  责任编辑:刘梦雅
关键词:港区国安法,香港,一国两制

田飞龙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高研院、法学院副教授,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

港区国安法一出,本地抗争之法律风险陡增,香港法治与社会秩序迅速进入恢复重建的新周期。这是中央制定该法的初衷和使命,即中央承担起维护“一国两制”制度安全与香港繁荣稳定的基础立法者和最终守护人的宪制性责任。港区国安法如一剂猛烈的“法治消毒剂”,精准刺激了香港极端本土势力和外部干预势力的政治神经、利益、阴谋和存在感。

罗冠聪个案就是香港本土势力继续勾结外国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的典型。作为“香港众志”的头目之一,罗冠聪踏着“违法达义”“勇武夺权”的所谓时代革命路线狂飙突进。他缺乏对“一国两制”的制度忠诚,也缺乏对香港法治与发展利益的真诚热爱,而是自觉成了美国反华战略的一枚棋子。在港区国安法的威慑下,罗冠聪跑路伦敦。蓬佩奥则以国务卿的身份与其单独会面20分钟,在国际政治层面对其给出最有力也最具误导性的支持。

罗冠聪看不到或者刻意回避了美国重启“新冷战”对香港和中国的深刻敌意。蓬佩奥作为美国国务卿,既是特朗普政府的主要成员,也是这一“新冷战”路线的主要代表之一。

7月23日,在号称“新铁幕演说”的尼克松图书馆演讲中,蓬佩奥重弹冷战老调,罔顾21世纪中国与世界和平发展的观念共识、制度基础与发展前景,号召形成对华冷战统一战线,围堵遏制中国,以“自由世界”名义捆绑所谓盟友及有影响力的地区。

蓬佩奥此次访英是收获战果去的。在特朗普政府的威逼利诱以及英国政客的机会主义选择之下,代表21世纪全球发展健康方向的“中英黄金时代”终于不敌作为英美系“普通法帝国”架构的“英美特殊关系”。这种所谓的“特殊关系”有着复杂深刻的历史、利益和文化传统的根源,但却严重妨碍了英国政治家的独立判断和自主决策。英国非常可悲地采取了对华的“准冷战”立场,封杀华为,制裁香港,启动作为“殖民鸡肋”的BNO,严密追随美国的冷战鼓点。

蓬佩奥一定认为美国的冷战联盟策略已成功推进了一大步,于是顺带赐见罗冠聪。但可悲的是,美国扶植的这些香港本土派从来不是真正的精英,也不是中国人民的代表,而只是一群政治机会主义者,因而只能增加政治噪音和骚乱,耗费美国所谓的冷战经费与资源。与蓬佩奥的冷战世界布局相比,罗冠聪实际上只是一时风光,可有可无的,如果不能在香港抗争中真正出“成绩”,随时可以被抛弃。

以罗冠聪为代表的香港本土极端势力与美国政府的勾结,进一步确证了港区国安法之正当必要。香港作为中国主权秩序的有机组成部分,在国家安全上一直存在法律漏洞,放纵了香港本土势力与外部势力从事危害国家安全的非法活动,导致香港成为实际上的政治颠覆基地。港区国安法从中央事权和中央责任出发直接进行立法规制,就是对既往法律漏洞的规范弥补。根据港区国安法的属人管辖原则,罗冠聪作为香港特别行政区永久居民,其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无论是在天涯海角,都不能逃脱法网。

我们期待香港青年以罗冠聪的负面典型为鉴,对香港基本法与港区国安法加强学习,与违法犯罪势力作出坚决的切割和斗争,每个人都为国家安全和香港法治尽一份力。只有香港社会真正回到尊重法治、认同“一国两制”的理性立场,本土势力和外部势力的勾结破坏行为才无处发力,无所遁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