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萌:卖萌容易 如何赚钱?

发布时间: 2014-06-10 13:21:35  |  来源: 南方日报  |  作者: 彭琳  |  责任编辑: 品牌
关键词: 吐槽,海贼王,朝生暮死,创业团队,生态商业

维持客户活跃度和黏性成难题,商业模式待解

最近,微信朋友圈几乎被一款名叫“脸萌”的软件刷屏了。

这款由90后创业团队打造的漫画拼脸类的APP在它诞生半年之后,一夜爆发,短短一个月时间内斩获了近2000万用户,一举拿下了APP Store排名首位。

记者从一位接近脸萌CEO郭列的相关人士处了解到,脸萌已经拿到了千万元的新一轮投资。如何维持脸萌用户活跃度和用户粘性,探寻长期可持续盈利模式,成了1989年出生的CEO郭列的当务之急。

目前,使用脸萌的用户形成了两派。觉得产品好的用户,几乎“每天一图”。也有用户觉得新鲜劲过去了,卸载了软件,发出“撤掉脸萌头像,我们还能做朋友”的忠告。

此前众多一夜成名的热门软件,最后都难逃昙花一现的厄运。中国移动互联网产业联盟秘书长李易接受南方日报采访时表示,“朝生暮死”的APP不在少数,一大批APP研发公司已经淘汰。整个行业已经过了开发热潮期,处于集体反思时期。只有拥有产品核心价值,形成壁垒竞争力的公司才能生存下去,不至于在激烈竞争的市场被淘汰。

脸萌为何一夜爆红?

“好玩就是我们的情怀”,郭列接受记者采访时直言创业初衷就是好玩。

这款APP的创作灵感来自于他“脑残粉”的对象日本动画《海贼王》,因为他发现在日本一种名叫“电话虫”的漫画形象中,每个海贼王里的人物都有一个自己独特的形象。“我就想,要是每个人的手机里有一个代表自己的形象就好了。”

因此,脸萌团队设计理念就是简单好玩。这也是最近几年成功APP的共同特性,产品功能和操作必须足够简单,但同时又能满足人们在某些方面的需求和渴望。

脸萌操作界面按键少,文字清晰,不需要前期的导播图,用户很容易学会,老少皆宜。一款热门产品,产品功能和操作要足够简单化和傻瓜化,最好不要有学习过程。任何需要复杂学习或者专业知识的APP在今天都是不可能成功的。少即是多,这个从乔布斯得出的真理,又一次获得了验证。

再说说好玩。脸萌强调自己动手的原创概念,充分融入了参与感和成就感,当然也提供了用户可以显摆和分享的机会。脸萌很好地利用了这些人性的特点,这是做一款好产品的前提。

和许多APP一样,脸萌也是借助社交媒体病毒式传播,尤其是利用了强关系的微信朋友圈。

对于微信的朋友来说,都是一些亲戚朋友,或者已经知道手机号码的并有一定了解的熟人圈子。这样的圈子有相当的私密性,也使得这些展现自己的求助,个人头像隐私的照片能够大胆地发在圈子里面而不用担心,而朋友圈里面的朋友本身就是与你有共同爱好兴趣的,这样一来在熟人的引导下,下载并使用这些APP成为了必然。

90后窝在出租房里创业

上线6个月用户已经到了2000万,上周五天净增用户500万,脸萌几乎是一夜成名。而这款高居“APP Store”榜首的软件,竟然是由9人组成的90后创业团队窝在深圳宝安区出租房里创造研发出来的。“除了我和另外一个合伙人是80后,创业团队其他人都是90后,我也只招90后。”谈及创业团队,郭列充满了激情。

据他介绍,团队大多是名校毕业,有一名台湾人,一名香港人。团队没有设立营销人员,全靠产品带来的自然流量。我们的理念就是没有级别,极度扁平化,大家是伙伴,不是同事。大家在工作中各自分工,各抒己见,鼓励吐槽。“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漫画的名字,我叫郭列路飞,还有流川枫等等。动漫的精神激励着大家向前迈进。”

郭列,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大学时期就参加各种创业项目,因此差点毕不了业。此前参加IDG创业交流会时,他还笑言,如果没有毕业可能更好,“因为天使投资人都喜欢把资金投给没有顺利毕业的”。

毕业后,郭列进入腾讯工作,担任某产品的项目经理。因不满于在腾讯这样的大公司做一个小螺丝钉,郭列选择了辞职创业,召集了一些小伙伴兼职帮忙。直到今年年初,脸萌项目拿到了IDG数百万的天使投资。

“因为有了这笔天使投资,小伙伴们都出来开始全职工作,效率大大提高。”郭列表示,团队开始聘请好的设计师、牛逼的前端工程师,国内顶尖的漫画家。这些牛人的加盟,让团队的设计水平上了几个台阶。郭列还讲了个故事,当时重金挖了一个360实习生做软件开发,他大学没有毕业。“作为一个创业团队,我们开出的条件比腾讯等公司都高得多,我们不看工作年限,只看你有没有激情,能不能做这件事,这就够了。”

日前有消息称,脸萌团队又获得了数千万的新一轮投资。对此,艾媒咨询张毅表示,APP研发公司对外宣称1000万的融资,一般只有几百万左右,这是为了给竞争对手提高门槛。“目前市场上,好项目太少,同质化产品特别严重,一个脸萌火起来,马上会有很多个类似产品。”

“朝生暮死”的APP行业

如何维持客户活跃度和客户粘性,这几乎是所有一夜爆红APP面临的共同问题。脸萌,也不例外。

谈论脸萌时,大家对比最多的是魔漫相机。魔漫相机与今天的脸萌如出一辙,大约在一年前,短短2个月砍下超过2000万的用户,但是现在已经无人问津。再比如早前把朋友圈刷爆的测肺活量的憋气输入数字“8”的游戏,现在早已经没有人再玩了。

脸萌与上述情况非常类似。脸萌的功能相对单一,对用户的黏性很低,玩几下就腻味了。最主要的是,这个产品满足的仅仅是用户的好奇心和尝试感,却不是用户日常的强需求和频繁需求。李易分析,如果产品不是刚需,后段又不创新的话,很容易被用户抛弃,很多爆红的产品之后都被用户卸载了。“这是APP行业发展的规律,因为竞争太激烈了,产品新陈代谢太快了。”

李易表示,这些新兴的APP公司还存在一个很大的风险,如果大的平台觉得产品不错的话,会马上开发出同类的产品。“这些新兴的APP门槛都不是太高,时间短,用户积累也不够,很容易被大的平台开发出的产品替代。”

此外,脸萌的商业模式也尚不明朗。对此,郭列表示,团队初期主要着力点还是做好产品,提升用户数和黏度。未来,虚拟商品、个性化礼品、品牌广告植入都可能是盈利手段。记者发现,目前脸萌的客户端上只有一款盈利性产品,就是相关概念T恤。

对于整个APP行业发展,李易认为APP软件开发的热潮已经过去,现在处于集体反思期。一大批公司已经淘汰出局,市场上存活的公司也在挣扎边缘。每一个软件开发公司都会在做好了万全准备的前提下再进入市场,免得过早猝死。“此外,中国APP市场融资管道不是很顺畅,市场上是钱少项目多,竞争白热化。反观美国硅谷,项目少,资金多。”

整个APP生态圈的游戏规则建立之初就被打乱了,李易表示,发达国家有一个很好的生态商业文明,对于软件开发者的知识产权有保护意识,愿意付费购买产品。这样一来,形成了一个良好的商业生态圈,有利于好产品好项目的研发。“而在中国,APP市场一开始就是免费为王,前期游戏规则已经被打破,造成产品同质化现象非常严重。” (记者 彭琳)

返回顶部